人民日報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精選 > 正文

美國經濟正在下滑,中國需做哪些應對?

對中國來說,美國的經濟下滑無疑會給自己增添管理外部需求、外部供給的壓力,但也會給自己提供加快內部完善和調整的時間窗口及空間。

關浣非

責編:鄒松霖    

編審:張偉

(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19年第20期)

插圖:《中國經濟周刊》美編 孫竹

插圖:《中國經濟周刊》美編 孫竹

美國今年二季度GDP增速為2.0%,遠低于一季度3.1%的增速。盡管美聯儲在7月和9月兩次下調了聯邦基金利率,使美元基準利率區間從2.25%~2.50%下降至1.75%~2.20%,但美國經濟仍未見起色,反倒愈發沉滯,乏善可陳。

“美國經濟的本質問題是貿易政策混亂帶來的貨幣政策混亂”

8月27日,美國商務部公布數據顯示,8月,約占GDP三分之二的消費者在商品和服務方面的開支,較7月增長0.1個百分點,為6個月以來最小增幅。這表明特朗普的關稅戰和貿易戰已對國內大眾消費造成影響。同時,8月美國核心物價指數上漲0.1%,未達到0.2%的預期中值。8月的美國非農數據亦不及預期,預期就業人口15.8萬人,實際增加13萬人,前值16.4萬人,遠低于預期。

9月數據亦不合格。美國9月Markit制造業PMI終值 51.1,預期 51,初值 51。美國9月份ISM制造業指數降至47.8,創下自2009年6月以來的最低水平,預估為50.0;9月ISM非制造業PMI降至52.6,創三年新低,預期55.0,前值56.4。同時ADP數據顯示美國企業就業人數9月份增加13.5萬人,預估為14萬人,8月份為19.5萬人。

而從紐約聯儲在9月17日美聯儲議息會議當天,啟動了近10年來首次回購交易以緩解隔夜貨幣市場資金壓力的動作上看,美國經濟和貨幣市場盤面都遇到了空前的壓力。當時有效聯邦基金利率較前一交易日跳漲12個基點觸及2.25%,達到美聯儲利率目標區間的頂部(2%~2.25%),公開市場報價甚至達到10%。

分析人士將9月17日回購協議市場利率飆升至10%歸咎于超額準備金的缺乏,這是自10多年前全球信貸危機以來從未見過的利率水平。

對此,有分析指出,美國資金供給的突然緊縮意味著大量資金流出美國銀行體系,這對美國經濟絕非吉兆。而如果說是因為美債吸收了美國銀行的準備金,那馬上就應轉化為財政部在銀行的存款,數據顯示并非如此。

自此之后,紐約聯儲9月20日宣布開啟每日例行隔夜回購操作模式,聲明稱其公開市場交易臺將繼續進行隔夜回購操作至10月10日(周四),每次金額至少為750億美元。同時還將進行3次14天的定期回購操作,每次金額至少300億美元。

9月26日,紐約聯儲決定擴大9月27日執行的回購操作資金規模,其中14天期回購操作最大限額將提高一倍,至600億美元;隔夜回購操作的最大限額從750億美元提升至1000億美元。

盡管如此,資金面的緊張形勢并未有所改觀。

從10月1日起,隔夜回購拆借利率突然從2.50%迅速躥升至約4%,依然顯示美國短期融資市場美元荒局面依然如影隨形。

近日,美聯儲主席鮑威爾明確表示,有可能需要比預期更早重啟資產負債表規模的擴張。

對美國經濟當前所表現出的頹象,盡管特朗普把責任歸咎于美聯儲,但美國和西方國家的專業人士大多認為,美國經濟的本質問題是由于貿易政策的混亂而帶來了貨幣政策的混亂,美聯儲不得不以減息來對沖特朗普貿易政策不穩定所產生的影響。

冷靜、客觀、系統地看待美國經濟下滑對我們的影響

眼下的美國經濟的確已出現了下行趨勢,不然美聯儲也不可能做出下調聯邦基準利率的決定,并同時在增加市場流動性上展開多年未見的動作。

但我們必須看到,在全球經濟高度聯系的今天,美國作為世界第一大經濟體,其經濟下滑對中國絕不是福音,因其溢出效應必不可避地會波及到中國。

最直接的會表現在對中國商品的需求上和對中國的投資上。同時,美國的貨幣政策也將直接或間接對中國的貨幣政策帶來影響。

而從資本市場層面看,全球資本市場將率先對美國經濟下滑做出反應,中國的資本市場也會受到影響。

中國現在要做的是冷靜、客觀、系統地分析清楚美國經濟下滑對自己的方方面面影響,未雨綢繆,及早做好各方面的應對準備,避免受到過大的負面影響和沖擊。同時,要從敵手的衰退中尋找可發展自己的機會,抓緊辦好自己的事。

要特別看到,美聯儲貨幣政策的飄忽不定必然對中國的對外貿易和貨幣政策的把握帶來不確定性及挑戰。

美聯儲先后在7月和9月連續兩次降息,每次25個基點,這與市場預期基本一致,但操作手法組合明顯偏于寬松。迄今紐約聯儲已通過回購方式向市場投放至少達到7000億美元規模的流動性,這對市場的影響是顯而易見的。

第三季度美元指數從96.8352點上升至99.3985點,全季度美元升值2.64%,這既超出了市場原來的預期區間,更有違美元的宗旨與意愿;與此同時,我國人民幣對美元匯率在岸從6.8517元下跌至7.1483元,貶值4.32%;離岸從6.8585元下跌至7.1402元,貶值4.10%。

9月的美聯儲會議顯示美聯儲對增長前景相對樂觀,但政策分歧加大。

9月美聯儲例會有3票反對降息,7位委員認為今年還應再降一次息,5位委員認為今年剩下的時間美聯儲應維持利率不變,還有5位認為應加息一次,多數委員都認為到2020年底僅會再降息一次。

而美國總統特朗普多次叫囂的美聯儲降息的真實目的旨在刺激美元貶值。

因此,預計第四季度不排除美元干預行動的可能,無論是總統、財政部還是美聯儲都具有干預的可能。

摩根士丹利全球外匯策略負責人Hans Redeker在10月初的電子郵件中稱,如果美聯儲通過購買2500億美元美國國債來增添同等規模的銀行準備金,美元指數到明年1月將可能跌至95,明年晚些時候最低跌至91。

同時要看到,貨幣政策對因需求不足所引發的供給下滑常會表現得無能為力。

美國黑石集團的聯合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蘇世民就擔心,美聯儲可能會走上與日本和歐洲類似的貨幣政策道路,認為如果美聯儲把利率下調得太多,那么就會制造出原本試圖解決的問題。

歷史數據顯示,美聯儲在2007年9月—2008年12月間連續降息10次,聯邦基金利率從4.75%大幅調降至0,但如此大幅高頻的降息并未阻止美國經濟滑入衰退。

所以,未來一段時間美國經濟的走勢變化會對中國經濟帶來較多的不確定性壓力。    

當然,一國經濟下行或衰退,意味著其對外博弈能力的下降。對中國來說,美國的經濟下滑無疑會給自己增添管理外部需求、外部供給的壓力,但也會給自己提供加快內部完善和調整的時間窗口及空間。

筆者認為,當前實現中國經濟有質量的增長關鍵在要解決好三大領域的問題:

一是致力提高包括資本、勞動力、土地等要素在內的產出效率,二是大力提升技術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程度,三是及時、系統地提供旨在改善社會治理、商業環境、市場健康的制度供給。而這些,都應該在一些關鍵產業發展的過程中有所體現、有所貢獻。

瑞士洛商管理學院9月發布了2019年度IMD全球數字競爭力排行榜(WDCR)。

今年,美國繼續蟬聯榜單第一,前五名依舊是美國、新加坡、瑞典、丹麥和瑞士。

亞洲地區表現亮眼,多個經濟體排名大幅上升,中國香港與韓國首次躋身前十名,中國大陸排名從第33位上升至第22位,是整體排名提升幅度最大的經濟體。

而未來的數字競爭力將集中體現在“數”與“智”的融合能力上,即數字化與智能化的融合程度上。這無論對中國的制造業,還是對金融業,還是對其他各業,都是需要在戰略層面和資源配置層面及早做出規劃的事情,這既關系到中國經濟轉型的速度和效率,又關系到中國的未來可持續發展。


 

2019年第20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2019年第20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
大乐透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