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報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精選 > 正文

楊國強、楊惠妍父女先后榮獲“全國脫貧攻堅獎奉獻獎”

碧桂園:兩代人的接力扶貧

“我父親總是不斷叮囑我要不忘初心,他從小教導我要感恩,要對社會好。”楊惠妍說。

《中國經濟周刊》 記者 王雨菲 | 北京報道

責編:陳棟棟

編審:張偉

(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19年第20期)

碧桂園產業扶貧項目——甘肅東鄉花馃馃和當地返鄉創業青年

碧桂園產業扶貧項目——甘肅東鄉花馃馃和當地返鄉創業青年

碧桂園就業扶貧項目—— 英德扶貧對象在合作鋁模廠進行產業工人培訓

碧桂園就業扶貧項目—— 英德扶貧對象在合作鋁模廠進行產業工人培訓

10月17日,2019年全國脫貧攻堅獎表彰大會暨先進事跡報告會在北京隆重舉行。今年共評選出140個先進集體和先進個人,每一個獲獎者都有著令人感動的不凡的扶貧事跡。

楊惠妍,碧桂園集團董事會聯席主席、國強公益基金會榮譽會長,榮獲2019年全國脫貧攻堅獎奉獻獎。這個榮譽,對于碧桂園人來說不陌生:三年前,即2016年的首屆全國脫貧攻堅表彰大會上,碧桂園集團創始人、董事會主席楊國強,憑其在扶貧方面的貢獻,被授予“全國脫貧攻堅獎奉獻獎”。

4年間,父女二人先后獲此殊榮。

“我父親總是不斷叮囑我要不忘初心,他從小教導我要感恩,要對社會好。”楊惠妍說。

不過楊國強認為,女兒是他公益行動背后的推動者:“十幾年前,我女兒就動員我拿一半的錢出來建學校,幫助貧困學生,我笑著跟她說,以后這個錢都是你的,我是捐你的錢,她仍然催我。我的女兒多棒,我很為她自豪,因為不認識的人她都愿意幫。”

父女倆這一切的背后,源于楊國強的一個信念和認知:“沒有國家的強大,就沒有碧桂園的今天。”

“做黨和政府扶貧工作的有益補充”

身為房地產業龍頭,碧桂園在業內的各種業績數據廣為人知,比如,2018年以權益合同銷售額5018.8億元排名國內房企銷售第一名;2018年的納稅額超過625億元;開發的住房小區已有400多萬業主;碧桂園森林城市被福布斯評為影響未來的五座城市之一;公司連續三年登上財富世界500強榜單,并在2019年躍升至177名,等等。

農民出身的楊國強并沒有滿足于個人財富和企業財富的增長和積累,他為碧桂園設定的使命愿景是“希望社會因我們的存在而變得更加美好”,做一家有良心和有社會責任感的企業。

“得益于改革開放帶來的社會發展,才使碧桂園有機會做更多的事幫更多的人。我們偉大的黨提出2020年全面脫貧,這是一件很偉大的事情,是中華五千年文明史都沒有的,對于全國貧困人口而言是極大的幸事。我們有能力有條件就會多做一點,我們聽黨和政府的,努力地參與到精準扶貧和鄉村振興事業中去,為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盡我們應盡的責任。”正是這種感恩之心和企業家精神,楊國強將精準扶貧也確定為碧桂園的主業之一。

據統計,楊國強和楊惠妍通過國強基金會,已為全社會捐款累計超過55億元,累計受益人次36萬。因在公益慈善領域的貢獻突出,楊惠妍分別于2008年和2018年獲得中華慈善獎特別貢獻獎、中華慈善獎個人獎。2019年,楊國強及楊惠妍父女倆共捐贈9.6億元上榜《胡潤慈善榜》,捐贈額位列全國第四。

教育扶貧、產業扶貧、黨建扶貧、就業扶貧、消費扶貧,碧桂園的扶貧領域越來越廣。特別是2018年,為助力國家打贏脫貧攻堅戰,碧桂園明確“做黨和政府扶貧工作的有益補充”的定位,在當年的5月20日,碧桂園啟動了全國9省14縣3747個村的精準扶貧鄉村振興行動,惠及33.6萬建檔立卡貧困人口。截至2019年6月,碧桂園已助力10個縣宣布脫貧,共脫貧超過20萬人。

首創“消費扶貧月”,借勢“鳳凰優選”和“碧鄉”

在全國建設運營的2000多個社區、400萬業主,這一社區網絡和人脈網絡的獨特優勢,為碧桂園精準扶貧開辟了新的思路和模式。

據介紹,碧桂園充分挖掘利用其全國分布的區位優勢、多業態經營優勢,將貧困地區處于分離狀態的產業進行調整、組合和一體化,為貧困村優質農產品建立了一個完善的產銷對接體系。目前累計銷售扶貧產品2000余萬元,惠及貧困人口近40000人。

首先,碧桂園以旗下新零售品牌公司“鳳凰優選”的眾多門店網點為平臺,推動各市場主體與貧困村建立長期穩定的產銷關系,將需求轉換為訂單。同時,碧桂園啟動了鳳凰優選9省14縣扶貧分店開店計劃,在貧困縣和周邊布局分店。

碧桂園還創立了扶貧的自有品牌“碧鄉”,目的是推動農產品加工銷售、增加貧困戶就業和收入,打造農產品品類全產業鏈。通過碧鄉電商、碧鄉扶貧專柜、參加展會等外部渠道和碧桂園食堂、工會福利等內銷途徑,對缺乏品牌的優質農產品進行推廣,提升產品附加值,將碧桂園扶貧點的優質農產品如英紅九號、麻竹筍、黑米等,從田間引向市場,推向全國,實現城鄉資源的良性互動。截至2019年2月,通過“碧鄉”品牌挖掘14縣優質農特產品71款,銷售近2200萬元,帶動1.5萬多貧困人口。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碧桂園還首創“消費扶貧月”,倡議全社會參與。2018年碧桂園結合“雙11”,將11月定為集團消費扶貧月,發動集團十多萬員工、數百萬業主,大量戰略合作伙伴、上下游企業、商業聯盟,還有眾多的社區和社群,鼓勵更多人“以購代捐”,一起加入到消費扶貧行動中來。例如,當年為全國知名的東鄉貢羊舉辦了慈善晚宴,通過對接當地養殖合作社,收購貧困戶飼養的肉羊,發動企業員工、子公司及合作企業,秉持“以購代捐”的消費扶貧思路,利用有效的線上、線下銷售渠道,減少銷售中間環節,打造東鄉貢羊特色品牌,將東鄉特色產品銷向全國,幫扶東鄉縣養殖貧困戶增加收入。短短三天內,就實現10000只東鄉羊的銷售計劃,銷售額達上千萬,惠及3000多名建檔立卡貧困人口。

再如,碧桂園集團黨委結合“消費扶貧月”系列活動,動員集團的佛肇區域、廣清區域、湖北區域、江蘇區域,在順德碧桂園社區、華南碧桂園社區、增城鳳凰城碧桂園社區、南沙碧桂園社區、漢南碧桂園社區、句容碧桂園社區6個社區分別舉辦扶貧產品展銷會,來自各結對貧困縣的37種農特產品被搶購一空,各區域黨組織還為消費者頒發了“愛心認購證書”,有效助力消費扶貧。

兩個“一半的故事”和“三個尋找”計劃

扶貧,一直伴隨著碧桂園的成長足跡。

在碧桂園內部,一直有兩個“一半的故事”。

1997年,集團創始人捐出100萬,相當于當時一半身家,設立了幫扶貧困大學生的“仲明大學生助學金”,截至2018年底,累計捐資3466.6 萬元,已有10217名貧困學子獲得資助。

2002年,集團創始人捐出2.6億元,相當于當時一半身家,創辦了全國唯一的純慈善、全免費高中——國華紀念中學,截至2018年共接收2924名處于輟學邊緣的學生。此外,2019年捐資3億元建設甘肅國強職業技術學校。截至2018年,楊國強先生已經出資1.4億元,資助14626名農村籍退役軍人接受職業培訓,并走上工作崗位。2013年,捐資4.5億元創辦全國唯一面向貧困學子全免費的大專院校——廣東碧桂園職業學院,截至2018年10 月,招收貧困學生1830人。

2018年,在全年第一次高管會上提出關于確立將扶貧列為集團主業之一,碧桂園集團明確了“做黨和政府扶貧工作的有益補充”的定位。

為精準幫扶建檔立卡貧困人口,激發內生動力,增強貧困人口脫貧穩定性和可持續性,碧桂園圍繞產業振興、人才振興、文化振興、組織振興,制定了“三個尋找”計劃,即“尋找一批返鄉扎根創業青年、尋找一批老村長、尋找一批深度貧困人口”。2018年,經與團中央青年發展部研究,碧桂園與深度貧困地區共青團組織合作,計劃至2020年力爭扶持1萬名有志于扎根農村的青年創業;資助1萬名因學致貧學子完成學業,阻斷貧困代際傳遞;至少幫助1萬名貧困大中專畢業生找工作,實現一人就業、全家脫貧。

截至目前,碧桂園集團結對幫扶9省14縣,2018年為全面摸查,廣覆蓋、定模式階段,33.6萬名建檔立卡貧困戶全面摸查并錄入系統、及時跟進需求,通過黨建扶貧扶志全覆蓋;其中通過產業扶貧、就業扶貧、教育扶貧等措施鏈接到20萬人,對1400戶深度貧困戶精準施策。

 

屏幕快照-2019-10-31-上午9.53.21

屏幕快照-2019-10-31-上午9.53.30


碧桂園的扶貧故事:

貝貝南瓜VS土潮瓜農“硬照”

63歲的陜西藍田老漢張建凱火遍了大江南北。一輯不輸時尚大片的土潮瓜農硬照在微信、微博瘋傳,人人都知道了藍田盛產貝貝南瓜。

這是張建凱和幾位同伴為親手種的貝貝南瓜拍的代言照。逗趣搞怪的表情透露的正是他們大豐收的喜悅。張建凱興奮地說,“別看這南瓜小小一個,可值錢呢!種南瓜可比我過去種麥子強多了!”

這組歡樂的農民硬照和貝貝南瓜大豐收的背后,是碧桂園在陜西省產業扶貧的真實寫照,也是碧桂園扶貧事業的一個縮影。

“不被看好的瓜”走進合作社

陜西省的藍田縣和耀州區是碧桂園重點幫扶的貧困縣。藍田縣隸屬西安市,素有“美玉之鄉”美名。而銅川市耀州區也享有“北山鎖鑰”“關輔襟喉”之美譽。歷史的洗禮與粗獷的自然風貌賦予兩個縣區壯麗的風格,但同時也帶來了貧窮。

因土地貧瘠,交通閉塞,環境惡劣,這兩個地方被視為是脫貧攻堅的“硬骨頭”。產業扶貧是脫貧的“骨血”,而貝貝南瓜成了當地發展產業的重要農產品。

貝貝南瓜是一種自日本引進的新型品種,個頭小巧,口感香糯,近年來頗受大眾的歡迎。更重要的是,這款南瓜一點也不“嬌氣”,適應力強,種植周期短,栽培技術簡單,每年可種植兩季,每畝利潤可達到2000至3000元。

光照時間長、晝夜溫差大是貝貝南瓜“好吃”的關鍵。恰好,陜西藍田縣和耀州區的自然條件對貝貝南瓜極為友好。由此,碧桂園的扶貧團隊將貝貝南瓜選為產業扶貧項目,推薦給貧困群眾,希望能帶動貧困人民增收。

采取“公司+合作社+貧困戶”的模式,碧桂園聯合藍田縣、耀州區的湯苑農業、眾泰種殖專業合作社等較大規模的合作社,首批推廣種植了貝貝南瓜優質品種(迷你京綠栗)200畝。

但是起初,貝貝南瓜并不被看好。“年初合作社動員大家一起來種‘迷你京綠栗’貝貝南瓜,但大家基本沒吃過。”藍田縣的貧困戶段鵬軍回憶,“當地人的想法還是比較保守的,起初不愿意去碰不熟悉的東西。”

用實力說話,變身明星瓜

為了鼓勵貧困戶參與進來,碧桂園陜西區域向當地合作社提供種苗,并全過程技術支撐,以簽訂保底價回收協議等方式幫扶,助力貝貝南瓜的種植實現規模化、標準化生產。據了解,貝貝南瓜的首批產業可以輻射帶動當地200~300戶貧困群眾增收。

段鵬軍正是其中一位受益人,如今他也成為當地眾泰合作社的瓜類技術人員。由于妻子常年生病,孩子們又在上學階段,這讓原本勤勞的他前些年也戴上了貧困戶的“帽子”。但參與貝貝南瓜的種植后,他的生活有了改變。

通過一季種植,段鵬軍總結了自己的一套種植經驗。他說:“我以前種過西瓜,其實貝貝南瓜和西瓜的種植有很多相似之處。掌握貝貝南瓜種植的關鍵節點,在關鍵的時間,做關鍵的事,就能確保貝貝南瓜的種植成功。”而在今年8月,貝貝南瓜迎來了大豐收。張建凱介紹,他所在藍田縣眾泰種植合作社今年共種了40畝貝貝南瓜,預計合作社收入將達到15萬元。

現在,村民們在品嘗過后對這個品種越來越有信心,段鵬軍表示明年也會在自己家里種上貝貝南瓜,分享新型農產品的紅利。他認為,是碧桂園扶貧團隊能下大功夫在當地做到前中后期的全方位支持,才解決了合作社發展新型農產品的后顧之憂。

今年8月,在耀州區照金鎮梨樹村,短短20天,碧桂園通過網絡直播、天貓原產地電商平臺、京東7鮮超市、碧鄉、碧家文化等渠道,幫助當地合作社銷售貝貝南瓜4萬多斤。

種植豐收后,如何讓貝貝南瓜打開市場銷路,成為幫扶脫貧的最后一公里。于是碧桂園又通過自有扶貧品牌“碧鄉”、社區新零售“鳳凰優選”、集團內部采購等方式, 幫助瓜農拓寬貝貝南瓜的銷售渠道。

不過,瓜農們也不想只依賴企業的力量去脫貧。他們希望,貝貝南瓜可以真正地被大眾喜愛和接納,讓大家能嘗嘗他們親手種的瓜。所以,從來沒有拍過硬照的他們,決定親自為南瓜代言。這才有了開頭的那一幕。


 

2019年第20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2019年第20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
大乐透开奖